Leader–烟炎演焰

元直痴汉,情敌拔剑。
我不管我不管我摔倒了要赛科尔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真三国无双/时之歌

【局长中心】猎魔人【1】

一个不明所以的开头。
很渣很僵硬。
什么时候有2?
可能是all局。
局all,
局水仙。




痒局长在离开斩杀魔物所处那一片沼泽时习惯性施下一个法印,然后把扛着的“受害者”的指甲用力掰下来扔进背包,遗弃尸体,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有点累。
他抬头看了看挂在阴森迷雾丛林顶上发出类似将死之人眼中亮起的那抹求生光芒于是挣扎不去的太阳。
猎魔人因幼年时服用药物身体变异出现的一蓝一绿眸子毫无反应直视着对常人而言十分刺眼的光源,并维持着这动作足足几分钟,然后他成功地用经验估计代替了刚刚被难缠对手毁坏的矮人出品怀表,得出今夜要在这个地方过夜的结论。
想起那个苦苦杀死双头蛇才换来的怀表,还真有点肉疼呢。
这么想着找到一片林中空地的痒局长停下来,翻了翻背包,拿出一份干粮,四顾一会确认了安全便找了棵树坐下来。
他微微皱眉。这种隔着厚厚东方华贵丝绸衣料也能传过来的树皮潮气就算是猎魔人——在人类中特立独行之异类——的皮肤也是不会喜欢的。但也只能像那帮为了钱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要命的佣兵忍着。与佣兵们不同的是猎魔人先生在这个衰微时代连队友都没有,只能可怜兮兮地看起来就要孤独终老在这鬼林子里——痒局长重重地叹了口气,咽下苦涩难咽的干粮。虽说迷路不太可能,毕竟他拉斐尔·痒名声传外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论在怎样复杂的地形里都能顺利找到魔物并且按照需求将其捕获或斩杀。
而现在零失手以英俊外表撩妹无数的拉斐尔·痒先生正毫无风度叼着干粮在目标单子上划了一个大勾,盘算起下一步的计划。
他吃完干粮便盯着羊皮纸。
长长的任务物品列表上大多数已经被打上了勾,单子的末尾有一个乱七八糟的魔法涂鸦,看起来像只呲牙咧嘴的狮子。

狮子。
他想起昨天那位身份特殊的任务发布者吃素的狮子的场景。
那个神棍一样的怪家伙,居然会相信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痒局长这段时间正在寻找吸血伯爵的踪迹。可用完上一次任务的报酬还没走完一半路程,正好路过了这个镇子。为了筹集路费也是避免前几次被驱逐出镇的经历,他隐瞒身份装作谦和有礼奉教皇之命出门在外思乡不已风尘仆仆的亲信先生,凭着一副好皮相和出众演技果然受到民众欢迎。于是在一位热心姑娘的引领下他在街上闲逛寻找任务。后来和她走散,路过一个拐角,那个自称为是虔诚的食素者却拥有肉食者独有凌厉目光的狼人——痒局长当时还不知道这打扮得跟个吟游诗人一样胸前挂着狗铃铛的所谓拯救镇子的伪装的巫师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却出于职业本能怎么看他怎么觉得不顺眼——大摇大摆地晃过对着他鞠躬行礼的民众杵在痒局长必经之路上,嘴里叽叽咕咕念着什么符文,突然便直愣愣抬头盯住痒局长以突如其来不符合一向身体弱鸡的巫师们的大力拉着痒局长的胳膊拐进小巷。伸手壁咚完还不够还踮起脚搭住痒局长的肩膀往下扯着鬓角一缕头发仔仔细细打量,丝毫不介意两人身高差导致的被害人疼得呲牙咧嘴挣扎不已,到了还啧啧称叹着什么。
“妙,妙啊——”
无礼。
这样起了怒气的痒局长调动力量破了不专业的巫师大人并没怎么走心设下的符咒,捉住了吃素的狮子的手。
吃素的狮子这才松手还是恋恋不舍盯着痒局长看,那似乎是打算把他给脱光了研究的眼神与来自头皮的撕扯痛感令猎魔人背脊发凉很是不悦。因为在不必要情况下必须保密身份的职责守则痒局长并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揍他一顿,而只是“礼貌”地狠狠推了他一把。
吃素的狮子回应来的,却是纹丝不动与没心没肺的灿烂笑容。
“欢迎你,远道而来的拉斐尔·痒先生。我的名字是吃素的狮子。”
“请原谅我刚刚的行为,我太兴奋了,在命运的指引下我能在这里碰到能够达到要求的家伙——啊,本来以为是怎样高贵的骑士或者云游四方的术士——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猎魔人呢。”
自认伪装得当的身份被突如其来看破,痒局长有点惊讶。
“别跟看啥一样看着我嘛,我又不是什么神探,这种眼神可会让人觉得压力很大的……毕竟,猜你是个猎魔人,难道不应该是很容易的吗。”
“所以呢。”
“——嗯,我知道你在这里接不到别的委托,所以特地给你送一笔生意。算是给猎魔人套套近乎,毕竟,在我看来,你——”
吃素的狮子咧了咧嘴角露出略微惊人长度的犬齿以证明身份,抬手脱下手套给痒局长看长度相同的无名指与中指,先指了指自己碧绿的双眼,然后又指指痒局长垂在鬓角的深粉色长发。
“可怜。和我一样的异类——命运告诉我你也有着那种目的与过去……”
“——不需要你来揭伤疤,狼人先生。”
“那样冷硬的语气,看来是被揪到了哀伤的尾巴呀,对不起,请不要在意。”
“好吧,转移一下视线,直接提出我的要求好了。”
吃素的狮子递给痒局长一张长度让痒局长的眉毛一跳一跳的单子。
“啊啊,违背常规的目的什么的,程序还真是复杂啊。”
“命运告诉我你值得信任,请帮助我吧。绝不会亏欠你的哦。”
“你其实可以自己去的吧。”
吃素的狮子愣了一下,然后笑得更加灿烂。
“的确,可是如果是我的话,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和精力,不如请一个人代劳。”
痒局长瞥了他一眼,把单子扔进兜里。
“最后一个问题。”
“说。”
“你到底是该死的神棍还是狼人?”
“装成神棍的狼人。”
吃素的狮子笑起来,转身走出小巷子,对着痒局长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