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er–烟炎演焰

元直痴汉,情敌拔剑。
我不管我不管我摔倒了要赛科尔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真三国无双/时之歌

求问占个tag

最近九九是出了很多懿欢官方新粮吗!有的话会很想吃……

【懿欢】粘着系男子司马懿的十五年【亮懿亮,亮欢瞩目】

粘着系男子司马懿的十五年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司马懿轻车熟路地从书桌里翻出稿纸,拿起笔,一手叩着桌面,弯起嘴角。

他的身后,是堆积如山的稿纸堆。

“收到了吗?”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司马懿坐在结界里的书桌旁,神色痛苦地绕着自己的头发。

“仲达兄,你已经这个样子三天了。”

“比起你悟禅定来是远远不及的。” 

“……你觉得……” 

“没错,像风……像雾……又像云?如果是他,怎么都像,怎样都好。”

司马懿微笑,提笔在纸上刷刷地写。

“但是,仲达兄。水镜兄他已经……”诸葛亮的声音带了些许担忧。

“——他一定会接受我的,对吗。”司马懿用着不容置疑的肯定口气,包好信,从角落里抽出一枚邮票,像是猫儿珍惜自己皮毛一样的力道,探出舌来舐着邮票的白色反面,“所以啊,村夫,作为我和可爱的水镜之间的传情使者——哦,当然我不介意也给你写一封,一定,务必要把信寄到水镜的手上哟。”

“哎……”

结界开了个口,把司马懿的信传了出去。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  

到了结界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

从衣服的下端开始一路烧了上来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领子了 


“仲达,我很抱歉,但是,确实,信是被退回来了。”

“这不可能!本太傅写的是那样文采飞扬,深情款款,怎么可能会被退回来?!”

“兴许是你还写得不够好?”诸葛亮看着结界里抓着狂的司马懿,忍住了笑意,蹙了蹙眉,以正经的语气道。

“那就说明可能是本太傅撩妹太多,他认为我诚意不够……”司马懿的声音弱了下来,“不行!大不了我再写!”

“加油仲达兄。”


诸葛亮出门,后面跟着洛小叶。

“先生……”

“怎么了?”

“我好像闻到一股香香的肉味……”

“……闻错了吧?”

“不会有错的,食物什么的我从不错。”

“……”

“仲达兄!快醒醒!着火了!”

没有回答。

诸葛亮没办法,竖起两指开始念咒。

结界里下起了倾盆大雨。

“啊哟!我的爱心情书!村夫你个混蛋!”

司马懿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哀嚎声响彻广旷的空间。

“……嗤……仲达兄你这造型可甚是前卫啊。”

“嗯?”司马懿往下看,焦炭化的衣领下面除了自己光溜溜的躯体就啥也没有了。

“村夫,虽然本太傅承认这身材是很帅,但是你实在不应该嫉妒我到……”

“不怪我,是你的稿纸堆起火,我及时给你扑灭而已。”

“你不能用二氧化碳吗!”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  

已经达到了文学的领域  

在x浪把诗句贴在微x里  

关注我的人一下子多上数万


“村夫,我觉得以正常途径把信寄出去水镜不愿意收呢。”

司马懿叼着笔,趴在地上闷闷不乐地道。

“好像是这样的。”诸葛亮翻着一本书,应付道。

“那么,把我的深情寄托在各种社交软件上,他看到了会不会接受呢?“

诸葛亮稍愣,轻轻一笑,声音里夹杂些许苦涩。

”仲达兄可以去试试,亮支持你。”

“我放了哦。“

”嗯。”

“村夫!!!“

”怎么了?”

“电脑坏了。“

“不会啊?“

诸葛亮往结界里瞧,只见司马懿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里,显示”司马懿”V的页面上,粉丝人数蹭蹭地涨,仅他看的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多上数百。

“那你说,水镜他看不看得到呢?“

”也许……”

诸葛亮微笑,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


第四年向报刊投了稿  

这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  

决定了要出版诗集  

我把包吃住的结界退了  


“村夫村夫村夫!“

”何事?”

“我要出去!“

”暂时呆在这里又不会怎么样……诶?“

诸葛亮话还没有说完,司马懿就已经强行破开了结界。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仲达兄,你不怕被认出来吗。”

司马懿突然有点后悔被村夫鼓励把脸露在微x上了。

啧,我管他。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司马懿接到了杂志社的约稿,但是他拒绝了。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将自己的爱意表露出来的情书,怎么能够写明主题呢?!“

”自己出版也是可以的。”

“成交。“


第五年我已经是职业诗人  

在全年龄女性当中都受欢迎  

但是我可是一心一意的  

其他人在我看来

就像是毫无姿色和吸引力的小娘子一样 


”仲达先生!请给我签名!“

”仲达大人,请和我合照!”

熙熙攘攘的签售人群里,司马懿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

看不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呢。

万绿丛中……一抹红?

嗤,司马懿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随后又拉下脸。

切,都是绿油油,连个小番茄都没有。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  

诗已经超过两千首  

全身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  

全身的内脏没有没坏过的  


著名作家司马懿于诗作二千首庆日意外入院为哪般!

报纸B2第五条消息。

诸葛亮翻着报纸,坐在司马懿的病床边。

“仲达兄,值得么?”

司马懿紧闭着眼,头上包着密密一层纱布,一抹殷红触目惊心。

诸葛亮叹气。

那是水镜兄的红色。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樱桃小炸弹呢  

还是我眼边的胭脂呢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要对你说些什么呢  

是“再不回来就惩罚你”好呢  

还是“我要在你的腿上再写个不停”呢  


“哈哈哈哈哈!村夫!本太傅满血复活啦!”

司马懿在病房里手舞足蹈,看到 护士走近立刻跳上了床。

“装病这么久,够为难您了。“

”哼~深藏功与名知道不?”司马懿笑,整起散在床上的稿纸。

“今天……写什么好呢?“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八年了,你还是没有收到吗?“




第九年我被村夫偷袭  

好像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可是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情还没忘却  


司马懿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眯眯眼对着他笑。

”仲达兄?”

司马懿搔了搔头发。一脸茫然。

“你……谁啊?”

一个淡淡的红色影子,在记忆里挥之不去。

黑发男人叹了口气。

“不记得亮了?”

“记得!你小子刚给了我一根闷棍!”

司马懿站起来,对着诸葛亮打了一拳。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你  

我只想只想要你的回信


“喂,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诸葛亮翻着洛小叶给他带的言情小说,敷衍。

“那你知道颜欢是谁吗?”

诸葛亮顿了顿。

“不知道。”

“那,你可以给我寄信吗?”

“……可以。”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记忆也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你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有了  


“情书!新鲜出炉!赶紧收着!”

“好好好。”

司马懿抱膝坐在沙发上,垂眸。

“颜欢到底……存不存在?”

“……不知道。”

“这里真空旷。”

“没人,便宜。”

“噢,还有,不是你的。”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  

每一天都很害怕很不安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我写了多少年情书?”

“十四年。“

”都寄出去了?“

”寄出去了。“

”为什么……没有回信呢?“

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上面写过收件人的地址。

司马懿安静得让诸葛亮感受到一股毛骨悚然。

”你说……我是不是……做得毫无意义?“

”时间很长。“

黑暗在司马懿的心中盘旋,那是一种陌生的,让司马懿感觉到害怕的东西。

他后来明白了那是什么。

是害怕本身。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想起一切后我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

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  

在这个曾经有你的结界里  

我仍然每日创作不息  

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是 

爱仍会继续  

我曾以为我会再次见到你  

可是 你却再次消失而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六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懿欢】报酬拿来

嗯……自己写的懿欢r18的开头,姑且先当段子——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把内容撸出来,就发吧里好了。

渣勿怪。


虽然自己损失惨重,但顾及不了那么多,终于是逃出来了。

颜欢这样想,虽然司马懿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但是随他的话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到时候再谋划也无妨。

所以他跟着司马懿,但是没到三个小时他就对这个决定产生了质疑。


KTV.

司马懿拥着美女欢快地喷麦,其势好似要不唱得累翻不罢休,真是有惊天动地之概。

颜欢冷着张脸,托着下巴坐在包厢皮质沙发的角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他可以在脸上挂出黑线,他一定用巫的属性将这些线以小时候先谢郭嘉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劲头把司马懿捆起来揍一顿,再恶狠狠问他接下来到底怎么办,而不是把那家伙压到墙上就没了下文还被防得手腕酸疼——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一会跟着他在大街上泡辣妹一会跟着他跑进不知道什么主题的会所,最后看他拿着不知什么东西嘿嘿笑着出来。还不知道这老狐狸在想什么,询问的时候司马懿笑得那是一个意味深长——真可恶——颜欢一拳砸到沙发上,只给柔软的沙发造出一个浅浅的坑,又恢复了回去。

身体里的虚弱脱力感如附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颜欢自知现在的状态极为危险,被抽离本命精灵之后身体里冒出的空虚感肆虐,让他感觉到的是一种脱力和渴求。

——思绪不时会陷入茫然,这真是怪异不已。

司马懿下了什么手段?

不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颜欢皱眉,集中精神死死盯着司马懿那张可以称之为俊朗也可以称之为有一点女性化的脸,对方正毫不知情地在身边的双马尾长腿萝莉脸的腰间抚摸着,笑容可掬——如果可以,颜欢真想用“yin  dang”这个修饰词。

那个萝莉转过眼来看见了颜欢,愉快地对他抛了一个媚眼。

颜欢的脸有一点烫,别过脸去。然后就听见了姑娘咯咯的笑声。

这臭不要脸的家伙,找来的人也是祸害。

从没进过这样场面的颜欢·水镜这样想,耳根的红色却暴露了许多。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念……

洗脑洗脑洗脑……

颜欢尽力让自己走神去想颜雨以免被精神污染,但是有人似乎并不想让他做到。


“啊~待会我怎么说你们怎么做啊——好了,一二三~”

“水镜大人~真的不来一发么?”

女孩们的声音千娇百媚,和着柔柔的诱惑之意,把刚刚好不容易才走神出去的颜欢的意识给拉了回来。

不巧的是,颜欢的脑子里刚刚才出现了妹妹的笑脸。

颜欢的脸一下就黑了。

司马懿背后一凉。



“够了!”

颜欢把司马懿叫来绕身的美女们给赶走之后,一拳越过司马懿肩膀拍在包厢的沙发上。

瞧俯身时那恶狠狠的神态,司马懿直觉要给这家伙生吞了似的。

然而司马懿临危不乱。

“啊呀呀~水镜大人这是要……献身?嗯哼?”

白皙的脸登时泛了淡红,旋即那红色又在司马懿戏谑的眼神里变得更深。

反击成功,收获完美。

“你……”颜欢深吸口气,艰难地平复下脸色。

“好啦好啦,开玩笑而已嘛,别炸别炸——”

“你tm才是炸弹。”

“真凶狠啊……诶?”

颜欢拽住司马懿外套的领子,把脸凑近了去,逼着司马懿看着自己。

“司马懿,你什么意思?颜欢怒瞪着一脸平静看着他的司马懿,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整天我跟着你几乎逛遍了整个城市,以前没去的些个鬼地方都走遍了,帮你拎东西陪你逛街,现在带着一堆不知道啥用处的东西又到这里来毫无意义地泡那些拜金的女人——你是在存心消遣我吗,太傅大人?”

司马懿笑脸相迎,抬头,伸出胳膊表示无辜。

“正是因为没走过,怎么说本座也在这一天里帮你长了见识,水镜先生难道不该感谢我吗?”

颜欢感觉到有一双臂环住了自己的腰,把他往司马懿那里拉,然后蜻蜓点水一般地,不知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啄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一股温热气息,让他反应了过来那是什么——男子带着阴柔气息的声故意压低了调子,带着委屈一样的,漾着满满笑意和夹杂不知何物的气音,从耳边传进来——

“如果我没有美女作为感谢的话,那就只好选你了,水镜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