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的–烟炎演焰

j.t.f.l成员,是到现在唯一一个还没占tag的懒癌晚期(噢天你怎么好意思)
元直痴汉,情敌拔剑。
嘉庶good!
冰哥x柳清歌装填中。不管怎么样我都爱江澄。
风情权引灵裴,也许双玄。
真三国无双/时之歌/四大欠王/九九八十一/斗罗大陆
唐舞麟和舞老师真好吃。
今天也希望懿欢tag有粮吃。
高三啦,说是退网不过经常忍不住。
更新什么的,开心就好。

我flag立在这里!不写不发我是狗!!!

一个双鬼王小脑洞。

贺玄为什么欠花城钱的不负责脑补。
非常有病,非常蛇精,非常邪教。
贺玄x花城  😭maybe友情向maybe一丢丢CP向……
应该算是和史密斯夫妇AU沾一点点边的鬼王二人组吧!

送给给我这口双鬼王安利的林蓝歌。恕我直言,他就是脑子里没有正常东西。 @蓝歌
我们来模仿一下357套路……

过去的if模式。
在还没有现在这么牛逼的时候,花城有一段时间潜伏着做鬼界钱庄老板。
小包工头贺玄当时没有控制好吞噬的白话真仙,和花城就钱的问题逼逼了很久,祸从口出,不久不小心把自己的生意钱全败光了,里面就包括花城一个大份子,利息还很高,利滚利能让黑水从饿死鬼变成穷死鬼。
不过在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之外的事情的时候我们黑水沉舟还是会很讲理地开个小号来搞的,他一想可能一时半会儿还不起了,果断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给花城做杂役去也——其实也可能是因为仇外之物我不关心,就完全不打算暴露鬼王身份——哎,欠这么多钱,太丢人了。
至于花城,刚从戏精学院出来,还有点虚,又有点担忧陆上势力分配问题,也就是慢慢培植势力准备日后一举……
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地师仪做了卧底,花城夸他是十年得力下属的原因!
熟练啊!
至于后来如何认识,在知道真相之前折腾过小分身花样不带重的蔫儿坏花城如何表情,还没了帐一屁股债漠不关心花城事的大肚量贺玄是怎么知道彼此身份又如何作为——
就是个谜了。
#你居然就是我那个假想敌已久的鬼王,得亏我觉得你还不错#
#你!居然看上了那个上天庭神官#
#太巧了!我也是#

带入一下哨向设定?
鬼塔和天塔。
鬼塔契合度最高的二人组是哨兵贺玄和向导花城。
天塔契合度最好的二人组是哨兵谢怜和向导师青玄。
但他们的契合度还是有限,不足以进行精神连接,而且鬼王二人组只会临时合作,彼此有种一山不容二虎的味道。
而在上天庭哨兵堆里,向导可是很少见的。所以佛系怜怜在弟控师无渡的压迫下有点摇摆不定……
有一天,鬼界和上天庭杠上了,然后……
不小心在小树林里打架的时候,花花凭精神波动立刻认出了他的白月光。当时再怂不说话谢怜也能从他精神波动里读出铜炉山那么高的爱意。
而双玄,因为契合度太高,直接精神结合了……。
对于此事结果,二位有对象了的鬼王都非常满意。

意见征集。cp灵文x裴茗,高雷慎点。

*不要挂我。
脑洞是大兄弟给的。我完善了一下世界观和剧情。

现代paro.车。
灵文分体兄妹,工作狂哥哥南宫杰学霸妹妹南宫婕,都是学校风云人物。
哥哥学校知名草,腹黑谦和人缘好。
妹妹学校一枝花,摄影技术人人夸。
帅哥裴茗路边跨,惊鸿一瞥相中她。

不巧的是,哥哥一路对这场设计中的恋爱处于监控状态。
借着摄影采风他们到裴茗家,结果裴茗一昏就发现南宫兄妹俩坐在他床前看他了……

对不起,我是变态。不要挂我,我觉得我很难写出来。
如果觉得这个车开得来不会被挂请评论扣1,不行请评论扣2并有兴趣请给出您的建议……


又及,我奶老裴是boss.如果没中,那我就开这篇起来……。

【灵裴】这一波操作非常风骚(2)【车慎入】

换神相play.有bg内容。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正经开车,我好激动,如果你们觉得可以,请给我小红心小蓝手。

我们走链接,狐朋狗友后续。

私设:灵文女相比男相手上茧子多些。



前文走

狐朋狗友间要做些什么?

【百年孤独】瞎几把写读

百年孤独 皮埃特罗.克里斯皮
我好喜欢这个男人啊,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模仿式

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在意大利来的钢琴师心里撩拨搔抓犹如猫爪,这焦灼引绅士对阿玛兰妲日日夜夜不倦追求,从她透出外表温柔气质到得体整洁穿戴,尤其她外表下石榴花朵般芬芳本质,无时无刻不催着恋慕之意恣意生长——可皮埃特罗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阿玛兰妲拒绝他求爱,明明这可人爱的曾经他视作小女孩的心上人是那么大胆地对他吐露心迹。而现在他也看得清楚,从这姑娘的神态动作乃至是她优雅卷曲的发尾都诉说阿玛兰妲是心悦他的这一事实,所以皮埃特罗才敢放下绅士礼仪向她伸手去捧出那猫抓一样的心情——当然是爱意——以及终得表明的欢喜。

他实在想不清楚了,为什么,为什么——

是外表不够华丽以引她目光?
心意不够明显使她怀疑惶惶?
还是说他曾经错爱了丽贝卡?

可他现在一心一意只是爱她。

皮埃特罗·克里斯皮不安至极,他变着花样送阿玛兰妲礼物,其物之精巧用心令那家子里每一个人都为之惊叹动容,除了阿玛兰妲。平日温柔的她此刻最铁石心肠,她退回他整天荒废玩具店生意携满爱意写下的情书一封不拆,和他送的一碰即碎的珍贵蝴蝶标本以及绞尽脑汁搜罗来的花瓣一道。就连能打动整个马孔多的克里斯皮的夜间咏唱都对阿玛兰妲半点效果也无——那时曲调已经是悲凄与爱意并重了,无心上油的发条钢琴伴奏时声嘶力竭断断续续,好像是血近流尽还坚持不懈在滴。可是整个马孔多克里斯皮最盼望能亮起来的窗户,恰是整个镇唯一没亮的一扇。黑暗在歌声结束时再度缓缓降临,好似绝望漫上他心房让他认清阿玛兰妲有多么冷硬心肠。他开始怀疑这女人可能根本不是爱他,可令他恐惧的是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丽贝卡抛弃他和何塞结婚的事情可以淡忘,可他对阿玛兰妲的念想,以及被她拒绝的悲伤都在无限放大,围绕住他像是厚重无形的网。纵使年轻的钢琴师纤长白皙不曾戴过戒指的手如何尝试拨弄都无从逃脱。他开始丧失时间观念,日复一日搭配好他那段时间最走心的穿戴,在雨夜带着绸伞站在阿玛兰妲屋外忧伤地望,雨丝细密给这因单相思日渐瘦削愈显高挑清俊男人衬出周深朦胧,更是忧郁悲凄模样。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深受触动的乌尔苏拉家人还是皮埃特罗自己都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皮埃特罗和乌尔苏拉都确凿认为他做了很久很久。直到那年亡灵节前夜,他的无尽沮丧和追求的愿望还是不断冲突在心头,他终究在弟弟的提醒下突然发现是要到亡灵节了,于是他突然觉得他的追求浪漫又有些荒唐,他想这荒唐是该有个头啦,可是他还是无法不让自己想到阿玛兰妲,于是他一如往常留在店里要继续写给心上人的信,用绿色墨水写就且措辞绮丽字迹工整,于是他弟弟司空见惯了锁上店门留他在那写字台旁。倦意突然袭击了皮埃特罗,良好教养教他去盥洗台边梳洗一番醒一醒神,免让他向心上人捧上赤诚心意的过程变得有些敷衍——即便这习惯只会使他日日收到一封完好无损的原信和退回的礼物,日日将年轻的钢琴师从白皙纤长未曾戴过戒指的手指到内里的心尖尖凌迟一遍。

他保证这结果他比算纸牌卦象的巴比伦看得都准,由此他联想到是否一切他所见超自然事物都在暗示说阿玛兰妲不会嫁给他。哦天啊,为什么阿玛兰妲要这么捉弄他,一定是因为他爱过丽贝卡?可现在这情感,这对阿玛兰妲的情感已经不止爱意了,皮埃特罗厌倦地想,看着镜子发现自己已经憔悴不堪,便持着剃刀去清理下巴上冒头的胡茬。正当这时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一个八音盒突然自己唱起歌,皮埃特罗一惊险些割破下巴。他将这视作是种预兆,他又想起今天是亡灵节,皮埃特罗·克里斯皮突然明白了。他开启所有的八音盒,扭动着身体舞蹈移动打开所有的灯,当他来到写字台前的时候剃刀正放在桌上,旁边还有一盆安息香水。他割开双腕却丝毫不觉痛苦,手浸入水中血丝弥漫开来,失血的寒冷也只使他感到解脱,他再不必纠结于阿玛兰妲悲伤痛苦无法自拔——年轻的舞者皮埃特罗·克里斯皮带着忧郁深情死去,所有的钟表在他断气一刻停止了行走。

有如海市蜃楼。

多年乖孩子变熊为哪般?!风情家长苦又愁。

我是天官八卦铜炉山特别报道记者裴茗,现在我在神像剑阵中为大家爆料鬼王太子相关紧急大新闻。众所周知仙乐太子殿下谢怜,作为一个从小到大的乖乖宝被耿直的风信爸爸和细腻的慕情妈妈带得三观正直还温和无害,中二期都据说简直不能再可爱。然而如今他竟也学坏,被银蝶传染懵懵懂懂就此堕入了爱河,并且就此进入了叛逆期。他犹如被父母斥责的网瘾少年少女一般义无反顾地大胆使用了肢体语言——并且最终达到了充耳不闻旁若无人的境界,我看到南阳和玄真已经表情非常惊悚了哈哈哈哈哈这有什么——他对血雨探花花城城主表达了他的爱意!噢这一波还是不够辣,不过一真你够学了。
咳,以上为大家播报完毕,请诸位观众持续关注未来不定期播报。我是裴茗,通灵口令是xxxxxxxx,妹子速来,灵文退散。

好了,我现在脑子里只有灵文先把裴茗啪啪啪,再是裴茗忍不住出去撩美丽O小姐被宣姬逮走啪啪啪,雨师篁把他救出来很有良心的送还给了灵文……对不起我ooc了但是我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钟】我来找你了【5】

风声飒飒掠过耳廓,给人以清凉之感,景物飞速倒退沉没于夜色中幻化成各种或支离破碎或奇形怪状的怪影,茫茫中带着淡淡幽深,深处有几点绿光若隐若现,带了些许惬意。

如果不是在逃命的话可以来好好住住……等等在想什么呢。

姜维从未有过现在这种经历,他觉得别人也不一定有。

一快二十的大老爷们,光着膀子,被一个不知多大还衣冠不整的不明生物屁股朝前脸朝后扛在肩上往前飞跑,后头还有一群穿着清朝官服绿着脸淌着尸水以极快速度一蹦一蹦追赶其后不用鉴定也可以看出来比目前这个扛着他的生死不明的家伙更像粽子的粽子。

这感觉,真TM是传说中的微妙啊。

姜维悻悻。
如果不是因为他干的好事,这位也不会扛着他逃跑,还为了保护他被那粽子抓了一下,身上一道深深痕迹。
都怪那块玉!
时间轴往回调,转回姜维被钟会扒了衣服之后俩人对峙。
“可是我今年才十八,除了长跑好些可连只鸡都杀不了怎么拿着这把枪neng死你啊……再说了你死的时候说不定我受精卵还没形成呢。”
钟会歪头盯着他, 轻轻重复“受精卵”的口型,然后低头拿了落在地上衣物中的那块玉佩,举给他。
“奈何……往……生。”
什么意思,说我是那个杀了他的人的转世?
姜维一边想一边接过玉佩,借着月光看了一眼:
“好模糊……姜?我的?”
点头。
玉佩光泽莹润,吊带是一根褪了色的红绳,在历经岁月洗礼之后,这玉却仍然是细细鉴赏之后令人两眼放光的好东西:水头很足,“云”飘得也很多,足见其原料之优质;雕琢朴素,系绳样式特殊,再加上这个主人的特殊性……实乃不可多得的佳品。
姜维一心想着玉佩,丝毫没有注意到玉佩却发出了轻微的一声脆响。
“咔。”
姜维一本正经地把玉佩交还给钟会,然后说:
“对不起,我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咔。”
“?!”
钟会姜维同时瞪眼看向玉。
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出现在玉上,然后迅速扩大——玉碎成了两半,迅速化为粉末。两人面面相觑。
“……”
“……”
林子里一下没了声儿,蝈蝈叫没了,蝉鸣更是连个吱声也无,林子里不久出现了悉悉索索似乎是穿过枝叶的声音。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姜维: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摇头。
“声音很闷,很轻,而且,虫子也没声了。”
点头。
钟会捡起衣服,指了指姜维背后。姜维转头,看到了一张青绿色的脸冷冷看着他,并且抬起了那双长了长长指甲的手,狠狠一划。
躲避不及,姜维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又突然被推开。
他睁开眼,正对上钟会那双眼睛,毫无光泽和神采,棕色混成一片,映不出光。
然后,然后……

钟会就抓起衣服一把扛着姜维跑了。

想到这里姜维有那么点淡淡愧疚,但通过毫不中断的否定立刻打消:人家大半夜过来陪你这个陌生人说话虽然自己没说过话,但他就像对待非常好的朋友一样送你看起来很有杀伤力的东西丝毫没有伤害你的意思,还在你捅了娄子之后舍身救了你,你居然想着丢下人逃跑让人家面对那么多粽子——不对大半夜遇到这样一个不明生物如果不是他姜维胆子大放夏侯霸来估计得骇死,而且谁知道这个姑且叫粽子好了的卷毛怪要对你做什么这厮死了之后还保持容颜不变是不是吃人导致的还是未知数救你万一是要把你囤起来吃呢…看他都把你衣服扒了还有他自己的难不成是要——啊不你在想什么果然不该看师母的八卦周刊对了死人应该做不了吧不不不这家伙还会说话呢会不会还未知为了保住性【zhen】命【cao】还是快跑吧……

天使恶魔大战之后姜维得出这个结论,他转头看了被带去的方向一眼。
树木数量开始少了起来,时而有车光亮在远方。
好像是国道。
四顾间,姜维突然被钟会丢了下来。
“走……”

“走?”
点头。

姜维听见远远的已经有树叶被踏过的窸窸窣窣和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

显而易见有东西正在迅速靠近,肯定是被惹出来的那堆,要是被逮着了,可没他遇见面前这个活死人救他运气那么好——

然后自己头颅里那坨粉红色的浸在水里的玩意就得保不住,第二天早上夏侯霸发现自己没回来去找的时候学校里就得传遍“姜维夜探鬼林衣衫不整丧命后山还惨遭开颅死无全尸”这种消息了。照这样看跑路是再好不过也是唯一的选择,只不过……

“那你怎么办?”

钟会把手横在身前做了个怪异姿势,大致是要防那群真·丧尸,缓缓开口几个字就碎了姜维自尊心。

“你……累赘。”

得,被当成废柴了。 姜维内心小人很受伤地捂住了心口。

“……什么都不能做?”

姜维不服地拼好自尊心。然后心中思考了一下确实没有。

钟会摆着那个姿势扭过头来,定定盯着姜维。

姜维感觉尴尬又怪异,那个意味不明浑浊到马岱的所有颜料和到一起才能稍与之相比的眼神看得他不知道把自己当做什么来放才好,没来由的,他觉得它们的明暗深浅不应该就如此模模糊糊地搅和在一起,不应该沉得像一潭沼泽——以至于它们的主人应该往里面放几分神采飞扬的傲气才能让自己心中的违和感消失些许。

钟会弯起嘴角,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惊悚。

“仲……权……”

“仲权是谁?”

摇头。

“他……有……尾巴……”

“我知道了,我走就是了。”

钟会背过身去,树林里的黑影清晰起来。

姜维最后深深地望了一眼,迅速转身跑远。

此时夜色渐渐淡去。

姜维看到的只有钟会的背影,和六柄越过林木闪着寒光的剑。


【懿欢】粘着系男子司马懿的十五年【亮懿亮,亮欢瞩目】

粘着系男子司马懿的十五年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司马懿轻车熟路地从书桌里翻出稿纸,拿起笔,一手叩着桌面,弯起嘴角。

他的身后,是堆积如山的稿纸堆。

“收到了吗?”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司马懿坐在结界里的书桌旁,神色痛苦地绕着自己的头发。

“仲达兄,你已经这个样子三天了。”

“比起你悟禅定来是远远不及的。” 

“……你觉得……” 

“没错,像风……像雾……又像云?如果是他,怎么都像,怎样都好。”

司马懿微笑,提笔在纸上刷刷地写。

“但是,仲达兄。水镜兄他已经……”诸葛亮的声音带了些许担忧。

“——他一定会接受我的,对吗。”司马懿用着不容置疑的肯定口气,包好信,从角落里抽出一枚邮票,像是猫儿珍惜自己皮毛一样的力道,探出舌来舐着邮票的白色反面,“所以啊,村夫,作为我和可爱的水镜之间的传情使者——哦,当然我不介意也给你写一封,一定,务必要把信寄到水镜的手上哟。”

“哎……”

结界开了个口,把司马懿的信传了出去。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  

到了结界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

从衣服的下端开始一路烧了上来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领子了 


“仲达,我很抱歉,但是,确实,信是被退回来了。”

“这不可能!本太傅写的是那样文采飞扬,深情款款,怎么可能会被退回来?!”

“兴许是你还写得不够好?”诸葛亮看着结界里抓着狂的司马懿,忍住了笑意,蹙了蹙眉,以正经的语气道。

“那就说明可能是本太傅撩妹太多,他认为我诚意不够……”司马懿的声音弱了下来,“不行!大不了我再写!”

“加油仲达兄。”


诸葛亮出门,后面跟着洛小叶。

“先生……”

“怎么了?”

“我好像闻到一股香香的肉味……”

“……闻错了吧?”

“不会有错的,食物什么的我从不错。”

“……”

“仲达兄!快醒醒!着火了!”

没有回答。

诸葛亮没办法,竖起两指开始念咒。

结界里下起了倾盆大雨。

“啊哟!我的爱心情书!村夫你个混蛋!”

司马懿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哀嚎声响彻广旷的空间。

“……嗤……仲达兄你这造型可甚是前卫啊。”

“嗯?”司马懿往下看,焦炭化的衣领下面除了自己光溜溜的躯体就啥也没有了。

“村夫,虽然本太傅承认这身材是很帅,但是你实在不应该嫉妒我到……”

“不怪我,是你的稿纸堆起火,我及时给你扑灭而已。”

“你不能用二氧化碳吗!”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  

已经达到了文学的领域  

在x浪把诗句贴在微x里  

关注我的人一下子多上数万


“村夫,我觉得以正常途径把信寄出去水镜不愿意收呢。”

司马懿叼着笔,趴在地上闷闷不乐地道。

“好像是这样的。”诸葛亮翻着一本书,应付道。

“那么,把我的深情寄托在各种社交软件上,他看到了会不会接受呢?“

诸葛亮稍愣,轻轻一笑,声音里夹杂些许苦涩。

”仲达兄可以去试试,亮支持你。”

“我放了哦。“

”嗯。”

“村夫!!!“

”怎么了?”

“电脑坏了。“

“不会啊?“

诸葛亮往结界里瞧,只见司马懿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里,显示”司马懿”V的页面上,粉丝人数蹭蹭地涨,仅他看的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多上数百。

“那你说,水镜他看不看得到呢?“

”也许……”

诸葛亮微笑,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


第四年向报刊投了稿  

这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  

决定了要出版诗集  

我把包吃住的结界退了  


“村夫村夫村夫!“

”何事?”

“我要出去!“

”暂时呆在这里又不会怎么样……诶?“

诸葛亮话还没有说完,司马懿就已经强行破开了结界。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仲达兄,你不怕被认出来吗。”

司马懿突然有点后悔被村夫鼓励把脸露在微x上了。

啧,我管他。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司马懿接到了杂志社的约稿,但是他拒绝了。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将自己的爱意表露出来的情书,怎么能够写明主题呢?!“

”自己出版也是可以的。”

“成交。“


第五年我已经是职业诗人  

在全年龄女性当中都受欢迎  

但是我可是一心一意的  

其他人在我看来

就像是毫无姿色和吸引力的小娘子一样 


”仲达先生!请给我签名!“

”仲达大人,请和我合照!”

熙熙攘攘的签售人群里,司马懿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

看不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呢。

万绿丛中……一抹红?

嗤,司马懿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随后又拉下脸。

切,都是绿油油,连个小番茄都没有。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  

诗已经超过两千首  

全身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  

全身的内脏没有没坏过的  


著名作家司马懿于诗作二千首庆日意外入院为哪般!

报纸B2第五条消息。

诸葛亮翻着报纸,坐在司马懿的病床边。

“仲达兄,值得么?”

司马懿紧闭着眼,头上包着密密一层纱布,一抹殷红触目惊心。

诸葛亮叹气。

那是水镜兄的红色。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樱桃小炸弹呢  

还是我眼边的胭脂呢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要对你说些什么呢  

是“再不回来就惩罚你”好呢  

还是“我要在你的腿上再写个不停”呢  


“哈哈哈哈哈!村夫!本太傅满血复活啦!”

司马懿在病房里手舞足蹈,看到 护士走近立刻跳上了床。

“装病这么久,够为难您了。“

”哼~深藏功与名知道不?”司马懿笑,整起散在床上的稿纸。

“今天……写什么好呢?“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八年了,你还是没有收到吗?“




第九年我被村夫偷袭  

好像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可是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情还没忘却  


司马懿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眯眯眼对着他笑。

”仲达兄?”

司马懿搔了搔头发。一脸茫然。

“你……谁啊?”

一个淡淡的红色影子,在记忆里挥之不去。

黑发男人叹了口气。

“不记得亮了?”

“记得!你小子刚给了我一根闷棍!”

司马懿站起来,对着诸葛亮打了一拳。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你  

我只想只想要你的回信


“喂,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诸葛亮翻着洛小叶给他带的言情小说,敷衍。

“那你知道颜欢是谁吗?”

诸葛亮顿了顿。

“不知道。”

“那,你可以给我寄信吗?”

“……可以。”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记忆也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你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有了  


“情书!新鲜出炉!赶紧收着!”

“好好好。”

司马懿抱膝坐在沙发上,垂眸。

“颜欢到底……存不存在?”

“……不知道。”

“这里真空旷。”

“没人,便宜。”

“噢,还有,不是你的。”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  

每一天都很害怕很不安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我写了多少年情书?”

“十四年。“

”都寄出去了?“

”寄出去了。“

”为什么……没有回信呢?“

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上面写过收件人的地址。

司马懿安静得让诸葛亮感受到一股毛骨悚然。

”你说……我是不是……做得毫无意义?“

”时间很长。“

黑暗在司马懿的心中盘旋,那是一种陌生的,让司马懿感觉到害怕的东西。

他后来明白了那是什么。

是害怕本身。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想起一切后我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

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  

在这个曾经有你的结界里  

我仍然每日创作不息  

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是 

爱仍会继续  

我曾以为我会再次见到你  

可是 你却再次消失而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六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懿欢】报酬拿来

嗯……自己写的懿欢r18的开头,姑且先当段子——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把内容撸出来,就发吧里好了。

渣勿怪。


虽然自己损失惨重,但顾及不了那么多,终于是逃出来了。

颜欢这样想,虽然司马懿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但是随他的话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到时候再谋划也无妨。

所以他跟着司马懿,但是没到三个小时他就对这个决定产生了质疑。


KTV.

司马懿拥着美女欢快地喷麦,其势好似要不唱得累翻不罢休,真是有惊天动地之概。

颜欢冷着张脸,托着下巴坐在包厢皮质沙发的角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他可以在脸上挂出黑线,他一定用巫的属性将这些线以小时候先谢郭嘉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劲头把司马懿捆起来揍一顿,再恶狠狠问他接下来到底怎么办,而不是把那家伙压到墙上就没了下文还被防得手腕酸疼——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一会跟着他在大街上泡辣妹一会跟着他跑进不知道什么主题的会所,最后看他拿着不知什么东西嘿嘿笑着出来。还不知道这老狐狸在想什么,询问的时候司马懿笑得那是一个意味深长——真可恶——颜欢一拳砸到沙发上,只给柔软的沙发造出一个浅浅的坑,又恢复了回去。

身体里的虚弱脱力感如附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颜欢自知现在的状态极为危险,被抽离本命精灵之后身体里冒出的空虚感肆虐,让他感觉到的是一种脱力和渴求。

——思绪不时会陷入茫然,这真是怪异不已。

司马懿下了什么手段?

不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颜欢皱眉,集中精神死死盯着司马懿那张可以称之为俊朗也可以称之为有一点女性化的脸,对方正毫不知情地在身边的双马尾长腿萝莉脸的腰间抚摸着,笑容可掬——如果可以,颜欢真想用“yin  dang”这个修饰词。

那个萝莉转过眼来看见了颜欢,愉快地对他抛了一个媚眼。

颜欢的脸有一点烫,别过脸去。然后就听见了姑娘咯咯的笑声。

这臭不要脸的家伙,找来的人也是祸害。

从没进过这样场面的颜欢·水镜这样想,耳根的红色却暴露了许多。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念……

洗脑洗脑洗脑……

颜欢尽力让自己走神去想颜雨以免被精神污染,但是有人似乎并不想让他做到。


“啊~待会我怎么说你们怎么做啊——好了,一二三~”

“水镜大人~真的不来一发么?”

女孩们的声音千娇百媚,和着柔柔的诱惑之意,把刚刚好不容易才走神出去的颜欢的意识给拉了回来。

不巧的是,颜欢的脑子里刚刚才出现了妹妹的笑脸。

颜欢的脸一下就黑了。

司马懿背后一凉。



“够了!”

颜欢把司马懿叫来绕身的美女们给赶走之后,一拳越过司马懿肩膀拍在包厢的沙发上。

瞧俯身时那恶狠狠的神态,司马懿直觉要给这家伙生吞了似的。

然而司马懿临危不乱。

“啊呀呀~水镜大人这是要……献身?嗯哼?”

白皙的脸登时泛了淡红,旋即那红色又在司马懿戏谑的眼神里变得更深。

反击成功,收获完美。

“你……”颜欢深吸口气,艰难地平复下脸色。

“好啦好啦,开玩笑而已嘛,别炸别炸——”

“你tm才是炸弹。”

“真凶狠啊……诶?”

颜欢拽住司马懿外套的领子,把脸凑近了去,逼着司马懿看着自己。

“司马懿,你什么意思?颜欢怒瞪着一脸平静看着他的司马懿,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整天我跟着你几乎逛遍了整个城市,以前没去的些个鬼地方都走遍了,帮你拎东西陪你逛街,现在带着一堆不知道啥用处的东西又到这里来毫无意义地泡那些拜金的女人——你是在存心消遣我吗,太傅大人?”

司马懿笑脸相迎,抬头,伸出胳膊表示无辜。

“正是因为没走过,怎么说本座也在这一天里帮你长了见识,水镜先生难道不该感谢我吗?”

颜欢感觉到有一双臂环住了自己的腰,把他往司马懿那里拉,然后蜻蜓点水一般地,不知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啄了一下。

随之而来的一股温热气息,让他反应了过来那是什么——男子带着阴柔气息的声故意压低了调子,带着委屈一样的,漾着满满笑意和夹杂不知何物的气音,从耳边传进来——

“如果我没有美女作为感谢的话,那就只好选你了,水镜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