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er–烟炎演焰

元直痴汉,情敌拔剑。
我不管我不管我摔倒了要赛科尔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真三国无双/时之歌

【姜钟】我来找你了【6】

还是那个中二丧失的有病设定。

啊啊隔了这么久看写的发现渣到爆什么的真是好抱歉啊。

剧情走向还是那么诡异是没有变的,大家不嫌弃实在是。

……就这样吧,别问我什么叫做有生之年……


还是在东方微明的时候。

姜维寝室。

夏侯霸睡得正香。

他翻了个身,呢哝梦话。

“咚!”

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踹开。

夏侯霸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缩成一团。

“我靠!文小鸟你闲得要疯?都说了别叫我晨练!”

夏侯霸裹着被子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怒气。

姜维阴气深深地站在门口,从窗口透出的光投射在他的脸上,活像个鬼。

夏侯霸变了脸色,笑出来。

“姜伯约,不就是去林子里睡一夜你居然能变成这样。”

姜维一脸怨念地看了看他,看得夏侯霸背后发凉:

“都是你。”

“鬼啊啊啊啊啊!伯约我错了我不该欠你钱不还我会还给你的啊!”

姜维大步走过吓得已经蜷起来的夏侯霸,拉开衣柜,把自己已经破烂得有点不成形的裤子换了,然后套上一件衬衫。

“夏侯霸,我经历了惊魂一夜,我是不是没睡醒。”

“不是春宵一夜?”

姜维把夏侯霸裹在身上的床单扒掉,把他的裤子脱下来。

“要我给你证明?”

“我真的错了。”夏侯霸变了脸色。


十分钟后。

“唔,不用再复述了,我听懂了。”

夏侯霸蜷在夺回来的被子和床单团里,活像一只卷着尾巴取暖的松鼠。

“那你说,这是什么情况?”

“我总觉得你在拿某某危机的某一个电影片段来骗我,就换身清朝衣服还能瞒我?”

“……没这片段,你见过哪个丧失扒你衣服还能说话。”

“因此更倾向于你在林子里做梦。”夏侯霸慢吞吞地从被单里钻出来,开始找自己开始被姜维揉成一团的裤子,“但是你一身狼狈样不是假的,虽然可能是装的骗我,嗯……所以我的建议是找一个人和你一块去再看看。”

“谁会信呢?”

“这就是道理所在,你还是算了吧,一个人去的话没准又来一场什么……不去,就当成一场梦呗。”夏侯霸穿好裤子踏到地上,套好T恤。

“我总觉得这就是真的,那个丧失还叫我找一个叫‘仲权’还是‘忠犬’的家伙。”姜维略略有些困惑地挠了挠头发,“还有一块古怪的玉。”

夏侯霸一顿。

“你刚刚说,他让你找一个叫‘仲权’的人?”

“对,还有尾巴。”

夏侯霸走到窗边,看出去。

“太阳升起来了。”

“什么?”

“我相信这林子里有丧失了,伯约。”

夏侯霸转头的样子吓了姜维一跳。

一对毛茸茸的小耳朵从他乱糟糟的头发中钻了出来,然后是一条长长的,也一样毛绒绒的尾巴,在夏侯霸身后摆动。

“我就是仲权。”

“事态紧急,你得和我走。”

“啊?”

夏侯霸指了指窗外。


空旷的校园内,姜维几小时前才看到的那个卷发丧失,正站在操场的中央。

他手里拿着一柄枪,遥指着窗户,枪刃上刺目的红正在飘扬。

评论(4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