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的–烟炎演焰

j.t.f.l成员,是到现在唯一一个还没占tag的懒癌晚期(噢天你怎么好意思)
元直痴汉,情敌拔剑。
嘉庶good!
冰哥x柳清歌装填中。不管怎么样我都爱江澄。
风情权引灵裴,也许双玄。
真三国无双/时之歌/四大欠王/九九八十一/斗罗大陆
唐舞麟和舞老师真好吃。
今天也希望懿欢tag有粮吃。
高三啦,说是退网不过经常忍不住。
更新什么的,开心就好。

抱歉!占tag挂人!

摸摸。

大魔王三千君:

此人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某荀姓军师的厨,id中有一个澍字。在此不透露其他个人信息 请大家关注一下 注意避雷


这个故事讲述了我莫名其妙被鸽的经历


文中“你”,就是我本人 网友是这个某shu 两个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年满18岁的大学生




【讲一个我在一周间被鸽的故事】


       


你喜欢三国无双,偶然认识了一个网友,你们一开始聊得很投机,并为约定在年底出cos。这是双方都认可的、想做的。你并没有胁迫她。出cos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包括金钱和精力等等。(一套c服下来要2000人民币)在这小半年内,你们一起付出了很多努力,并隔着屏幕互相鼓励。你们曾经视频聊天,得知对方一些基本情况。


       


 平平淡淡过了四个月后,有一天,她突然不理你了。一开始,你以为她很忙,也就没放在心上。后来,有些关于年底见面的事情需要确认,她也没回复你。你很不安,发消息催问她,她却突然告诉你:“我觉得和你聊天逐步深入让我很痛苦。”你很奇怪,觉得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每天和她的相处模式也没有改变。想着就先放一周说不定就好了。你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每天还是会问安,而且中间有一天也聊了一点私事。


      


 一周以后,你问她心情好点没,她却说,“不想和你做朋友了”。你一脸懵逼,打电话问约定怎么办。因为这个约定已经消耗了大量的成本。你的cos服定金已经开始做了。假毛和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们在电话里谈了一个小时,她说:“我会遵守约定。”你稍微有点安心,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你刚睡醒,她却通知你:“我不会来赴约了,我觉得你很偏执,你需要看心理医生。我怕你会对我犯罪。”你想了半天,才知道。因为最近压力很大,自己发了一条“想自残”的微博作为发泄。这条微博真的只是发泄。却让她一晚没睡好觉,怀疑见面的时候自己会被你捅死。




说一下本人的感想: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首先我对她鸽我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她破坏了我的信赖,对我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打击。而且我的计划也被打乱了。我不可能退掉c服的定金,裁缝那边我通知了,她也很莫名其妙(我们是在一家店通过不同的账号做的衣服)我也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据我曾经和她聊天,她以前也这样突然拉黑过一个别圈的妹子。


        其次我想补充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1.互相知道真实的基本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学校等)2.论起曾经的所谓亲密度,我和她是有过qq大火和船的。并且曾经多次视频过。


     最后我想问一句:如果我错了,请告诉我错在哪里。您一言不合冷落我鸽我并且拉黑我,这难道就是您所谓的“大人”的做法吗。




人善被人欺

每次回家想给人设就发现画画本子没带回来
人间不值得
五月画完的
这都九月了

【脑洞向】当周泽楷遇上邱居新

两个人不是cp向。
翻文包,看到小周,看了两篇,又被同人形象萌到了。
正好手里拿到居新不良,就稍微脑补了一下邱居居和枪王殿下的初遇会是什么样。

片段――

――周泽楷虽然是不怎么会说话,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是个淡定帝,他想就算放心脏和话唠过来,也会像他现在这样愣在原地的。
现在他在神之领域的一角,正着了一枪穿云的打扮,以自己的账号卡的感官感受风的来去。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一点也不清楚。不过姑且可以解释为他穿越了,而这旷野中程序员不严谨导致正胡刮的大风和更明显的从他面前吹过来的香气,却正提醒着他现在碰见的这个疑似NPC的家伙的不寻常性。
荣耀大陆什么时候可以放道士进来了?而且他的建模和荣耀的模式很不一样,虽然是很俊朗没错。道士时不时会抽出把从未见过的剑。好像NPC的标准动作。
但是周泽楷知道,这个人不是荣耀NPC,他不知为何,隔着歪戴的帽子,都能从这个道士身上感受到一股焦躁的情绪。但是枪王心中千言万语,苦于天赋点问题,都凝在嘴边,却不知如何说起。
道士最开始看到他,上挑地“嗯”了一声,但等了半分多钟没有得到回复也就没再开腔。
其实周泽楷是在酝酿,他最后还是嗯了一声回复了他,于是道士收回了剑,等待他继续发言。其实周泽楷很是震惊的,毕竟在荣耀大陆,没有见过黑色矩形悬浮单方面对话窗上可以一个大大的“嗯。”,左上角还写上了这个人名字的。
邱居新。
“嗯。”
邱居新眼珠微动,颔一颔首,看看周围,又看着他,周泽楷这次很上道,答道:
“周泽楷。荣耀大陆。”
“嗯?”
“游戏。”
“嗯。”
“……嗯。”
两人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拿这个写邱蔡哈哈哈哈哈哈而且一定要正经风
就当写手挑战好了

以每个人各自的目标,重于彼此之间的情感。
一个不解此情心知肚明,另一个笃志而行背身而去。
裴茗和南宫杰。
相交的平行线。


(什么,就是走肾不走心吧)

一个灵裴小脑洞。

南宫杰是助理研究员,辛苦多年的发现被导师敬文夺走,本人被敬文等众陷害以及迫害几乎至死。幸而当年势力尚薄的好友科学家裴茗保住了她最后一口气,根据她本人的意愿将她的意识输入了最新编写的人工智能中并依托此成为人工智能的人格——可以独立思考“南宫杰”个人利益得失,与裴茗合作。从此花花公子裴茗身边就多了一位儒雅英俊的男性智能管家灵文,办事效率高到连其他拥有人工智能的研究所都在羡慕明光研究院。从数据处理到把妹子全都处理得滴水不漏,外人言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便说的是此“人”。
(伪)人工智能南宫杰与政客师无渡是好朋友。
在裴茗和师无渡前会变回女孩时候的样子,办事情的时候也会用,所以首都有“女鬼夜游”的都市怪谈。
裴茗找不到妹子的时候偶尔会约炮,她在左位的原因是振振有词的“必须让你有最爽的体验”。

笑死我了,飞机爸爸以下犯上。
可以写

留着笑

我flag立在这里!不写不发我是狗!!!

我觉得黑水起床气犯了。